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无地藏菩萨

 
 
 

日志

 
 
 
 

梵文发音  

2012-05-09 00:50:25|  分类: 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教源于古印度,古印度所用的语言文字——梵文,相传源自“大梵天”,故传至我国的佛教经典,其中的真言咒语部分的翻译几乎全部为音译,以留其原始音貌。时至今日,去佛之时已远,离译经之时亦有千年余,无论梵语、汉语的发音与当时都会有很大的改变,故欲还梵音的真实音貌恐已很难。现今学者对之研究不少,本人在对此学习之后,在与藏内经典古代译师所译之咒音进行参校学习后,发现现行流通的发音与古时亦有很大不同,个中孰是孰非?恐非一语定夺,仅表个人之见,以兹同修参考、交流。

a为根本元音,现多翻译为()音,但根据古代各经典所译来看,其发音似乎应更接近汉语拼音的)音。如:maha(摩诃);sv(莎诃);va缚(无可反);ka迦(基我反);阿弥陀佛;阿鼻地狱……

从以上的例子来看,元音a字的发音几乎都译成了e ()音。但从各种语言来看,元音a(阿)都应是最基本的音,所以也可以理解为:在发a(阿)音时,口型不宜太大,此时听起来可能会接近()音。而长音a在发音时将会接近a(阿)音。——这样想必会更接近真实的梵音。

梵文中有很多成对出现的对应音,不易为汉语言者所掌握,如ta-da;tha-dha;pa-ba;pha-bha;ka-ga;kha-gha ……

现在一般的研究理论均认为,此每组音中前者为清辅音,后者为浊辅音,后者音较前者为重,有更多的喉音,但本人在对大量古籍经典的咒音进行参对后发现:后者浊辅音应是有着更重的鼻音才对!

如:bodhibuddhapadmaindrimudre  hr!dadedagatadyathāvidyadus!t!a

由此可见,其中的浊辅音,并非是对应的清辅音的喉音加重,而是鼻音的加重,如此区分则二者更容易掌握。同样,对于在同一咒中,不同译师所翻译的不同的字就很好理解了(有的翻译侧重于清辅音的音,有的则侧重于鼻音的音)。这样相信会更接近真实的发音了,毕竟多数梵文经典多在唐代被翻译,比我们现在离佛时代还要近上许多时间,且当时的大德,多周游各国,通晓梵、汉语言,会比我们现在的研究更准确些。

梵文中有些字的发音是汉语中没有的音,但为了更准确地反映出其真实的音,(古代时没有拼音字母)只能将音拆成2~3个字的音,然后连读,即可实现其真实音声;如经中常注明“二合”“三合”等即此意。但有些经典可能在传承中逐步将此小注节省略,或读者并未理解其本意,仅按汉字逐字发音,如此则与真实的梵音相去甚远。故合音应按要求连读。

梵文字母中有很多是长音,在读诵时亦应分明。有的是一个单词内的长音,此时如果未读出或许尚可?但也有的长音是按梵文“连音规则(Sandhi rules)”而将后面词的第一个元音字母与前一音的韵母(此两字母相同)连在一起而合成一个长音,如:实为,如果中间的长音()未读成长音,实为后一词少念一个音,故在梵文念诵时长短音应分别(古代翻译中多将长音字后标注“引”字)。不可按所译汉字逐字等长念诵,否则将失去其原有的音色。

梵文发音中亦有多组成对的发音,如n-n!;t-t!;d-d!等,后者即是前者音的反舌音,即卷起舌头按前面的音发,类似汉语的平翘舌之分,但有些发音是汉语中所没有的,逐步练习可慢慢掌握。

梵文中亦有一特殊字母音r,第一种:作为韵母时(下面加一个点),其发音相当于梵文 ri 发音,亦可理解为元音i的反舌音;发音类似汉语拼音 ri 与 li 之间的音。

第二种:作为主声母与其它韵母相拼,与第一种相似。发音类似汉语拼音r与l之间的音。

第三种:作为副声母或辅助声母时(本人暂时如此定义),亦形成一组对应发音,如:pra-pa;tra-ta;   kra-ka;dra-da;sra-sa……,此类音仅以字母相拼出现,未进行特征分组,实际亦有特点。

此类音多翻译成两个字的二合音,但发音时绝不是两个字的单独念诵,也不是两个字的快速连读,其为一个音,本人认为其发音特点是:在与第一声母相拼时,使其后面韵母抖动发出,产生类似俄语或其他语种中一种打嘟噜的感觉(本人暂定义为“抖舌音”)。——这也是一组未被明示过的、但也是经常出现的特征发音。

梵文中亦有多组对应的出气音与不出气音,如:p-ph;b-bh;t–th;d-dh;k-kh;g-gh……

后者发音特点即前面发音时,加大出气量,与汉语发音各有近似的对应,见后面列表。

在现今研究的梵文发音中,与古代翻译时有最大差别的要数字母k的发音了(包括其对应kh,g,gh),按现在普遍的说法,ka的发音近似为汉语“嘎”音,此发音结论如何得出且不说,但若以唐代主要译师所翻译的各种经典来看,此字的发音似应更接近汉语的“加”音,详述如下:

(1)若梵文ka的读音为“嘎”的话,其对应的气音kha,则应读成“卡”音;

若梵文ka的读音为“加”的话,其对应的气音kha,则应读成“恰”音

(2)依古代翻译的字来看,梵文ka多翻译成“迦”字,并多注为“基我反”(反切注音法),或有翻译成“羯”字;如前所述,古时,“阿”音多翻译成“鹅”音,故实际“迦”字的发音应近似为“接”音。

而梵文kha所翻译的字多为“佉”字,正好与“接”音相对应;若以“卡”之音与“佉”相联系,恐怕是无法想象的。

(3)同样对于梵文ga的发音,如前所述,应为梵文ka所对应音的鼻音所发之音,若梵文ka的发音为“接”音,则梵文ga的发音,应近似为汉语拼音的“njie”音,所以经咒中常用“揭、蘖、伽”等字表示,还算比较接近;但无论哪个字都与“嘎”音相去甚远。若论汉语发音有变化的话恐怕也不会这么大。

(4)若梵文k发音从声母g“嘎”时,那么如ku、kam等字的发音就应为“孤”“甘”;

若梵文k发音从声母j“加”时,那么如ku、kam等字的发音就应为“俱”“剑”。而后者则为古代翻译的常用字。

(5)梵文字母k从声母g(嘎)音在古代经典中也常出现,但多宋代之后及现今西藏等地发音。

(1)或如在中国不同地区的方言中,声母“j”也多有发成声母“g”之现象。所以可想而知,在当时的印度,方言也是多种多样,没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之分;但若以唐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记载,唯有中印度发音最为纯正,所以其他的发音就只能算作方言了。所以本人认为结论1:唐代几大著名译师所翻译的音,应该能更为准确一些,毕竟他们比我们更直接地接触、学习梵文。

(2)或许此字发音较难对应,亦伴有不同译师的方言倾向,导致其发音各有取向,以至于越走越远,循此理,我们向上追溯,可以得出一个“折中”的发音,即:

梵文ka的发音为 汉语拼音“gie”的音,而梵文ga的读音就应为汉语拼音“n gie” 的音。

如此,则可衍生出多种与其相似,而又都互相不同的发音了。如,其可相近为“jie”“jia”“gia”“ga”“ge”等;近同为“揭”“迦”“蘖”“誐语可反;鱼何反;虐迦反]”“伽”等字也都似合理。

同理,梵文kha的发音即为 汉语拼音“kie”的音,其可相近为“qie”“ke”“ka”等。

此结论虽似中庸,亦乏根据,但在对待所现的矛盾时,似乎更合理一些,也或许更接近真实一些。

梵文中有些字母的写法很接近,所以经典在传译中会逐步出现讹误,使得同一经咒在不同译师的笔下会出现不同的译音,如:

b与v的写法很接近,容易识别错误。不仅如此,实际在古印度(包括现在的西藏)的某些地区,b与v的发音在不同地区仍然是各有所存,界线不清,所以其发音亦不能完全界定清楚;因此在古代的经咒中常有大量的不同的翻译。如:

婆誐嚩底(bhagavate)与 婆伽婆帝()

(2)其它有些字母也略有相似,在经典的传译中可能会出现讹误,偶尔在一些经、咒中会出现不同的翻译,

如:na与ta;pa与s!a;sma与sya;ha与bha;d!a与ra;va/ba与ca等。

附:梵文主要声母对应的近似汉语拼音字母下带点的,暂以字母后加!表示)

-----------------------------

-----------------------------

-----------------------------

-----------------------------

-----------------------------

-----------------------------

-----------------------------

-----------------------------

ks!a·sh~ch)ā

-----------------------------

依古代翻译的字来看,梵文ka多翻译成“迦”字。 如果用闽南话或者广东话来读“迦”字,就是ka了。汉语是示意文字,不是拼音字,随着时间变迁,口音都严重变形,譬如古代汉语的入声已经在普通话里完全消失了。包括现在普通话在内的北方语系受来自蒙古草原的阿尔泰民族的口硬严重影响,普通话发音已经和唐朝的河洛话相差很远。可能闽南话更接近唐朝的河洛话的发音。另外一种对比方式是参考受唐朝文化影响深远的周边国家的相同词汇的发音,譬如可以参考日本东密的樊和发音的对比、韩国佛经记载的城体的梵音和汉语的发音对比,再对比这些日本和韩国词汇相对应的汉字词汇,来考究古代大德用汉字音译所对应的梵字发音,这样应该更好一些。

 
关于关于g和j,在中国还有很多混杂的读音,比如瑜伽,现在印度的发音是yoga,我们的发音则是yujia,在两广一带,最常见的就是用g代替j,k代替q,h代替x。如“家”发音ga,“学”发音hiuo,“曲”发音ku:,我看过资料,现在的普通话(国语),大概只有一半的发音是古音,很大一部分已经在清朝时期“东北化”。所以研究古梵语翻译的汉子,还不得不参考古汉语发音。
 
关于g和j ,在中国,不同的地方就有非常大的差异:比如“解”的发音,北方多发jie,而很多南方省份,也属于北方语系的,比如云南,还有西北,多发gai。“去”的发音,普通话是qu,南方多发ke。类似的还很多。以这两个例子,究竟应该是“接地接地菠萝接地”还是“嘎跌嘎跌菠萝噶跌”。说不定问题出在汉语方言上呢。

印度本地的不同老师教梵语字母,读音差别都非常大。毕竟现在的印度民族和梵语时代的民族,有了很大的变迁。真是让人畏难!综合一下觉得早期的悉昙更像似发汉语的gie音,而后期到宋代左右,基本好像就是ge的音了,而梵文ga是浊辅音,依照不空译本,浊辅音都是鼻音,所以梵文ga,就是现代汉印拼音的“ngie”,这是最接近古代所有译音用字的综合读音!

“唵”字的梵音为om,按照汉语拼音的发音近似为ong较正确,千万不能读成an

 

楞严咒心注音

现根据《汉梵、梵汉陀罗尼用语用句辞典》(作者Robert Heineman(德国),台湾华宇出版社,1985年)、不空三藏所译《楞严咒》及章嘉国师(清)《大藏全咒》等著作对楞严咒心分别以汉语拼音和现代汉语进行注音,其中汉语拼音的音调均为一声,同时对真言的字义进行简要说明。

(1)跢侄他 

梵文:tad-yatha

汉语拼音注音:da-d-ya-ta 

现代汉语注音:达得压他

注释:此字意译为‘即说咒曰’。

发音时注意,第二个音节‘得’(d)应轻声,一带而过。

(2)唵

梵文:om(或aum)

现代汉语注音:奥母

注释:此字皈敬意。“母”为鼻音。

(3)阿那隶

梵文:anale

汉语拼音注音:a-na-li

现代汉语注音:阿那隶

注释:字意为“无上”,表竖高义。

(4)毗舍提

梵文:visada

汉语拼音注音:wei-sa-da 

现代汉语注音:微萨达

注释:字意为“遍一切自在”,表横遍义。

(5)鞞啰

梵文:vaira

汉语拼音注音:wei-la 

现代汉语注音:微啦

注释:字意为“遍一切处”,表毗卢佛部。

(6)跋阇啰 

梵文:vajra

汉语拼音注音:ba-zi-la 

现代汉语注音:巴资啦

注释:字意为“金刚”,表金刚部。‘资啦’两音节应连读。Vajra一字由藏文译汉时常译为“别杂”或“班扎”。

(7)陀唎 

梵文:dhare

汉语拼音注音:da-li 

现代汉语注音:达唎

注释:字意为“法、总持”,表密教法部。

(8)槃陀、槃陀你

梵文:bandha、bandhani

汉语拼音注音:ban-da、ban-da-ni

现代汉语注音:班达、班达你

注释:字意为“结界”,表遮一切恶,显一切善。

(9)跋阇啰谤尼

梵文:vajra-pani

汉语拼音注音:ba-zi-la-bo-ni

现代汉语注音:巴资啦波尼

注释:字意为“金刚手”,即金刚手菩萨。

(10)泮 

梵文:phat

汉语拼音注音:pa-te

现代汉语注音:怕特

注释:字意为开通义。“特”字发轻音,占半音节。由藏文译汉时,常译为“呸”。

(11)虎(合牛)

梵文:hum

汉语拼音注音:hu-mu 

现代汉语注音:虎母

注释:此字为菩提心义。“母”为鼻音。Hum最常见的译法为“吽”,发“轰”音。

(12)都嚧瓮

梵文:???

汉语拼音注音:du-lu-mu

现代汉语注音:都鲁母

注释:此字梵文难以确定,估计可能为dhrum。章嘉国师之《大藏全咒》中,依藏文将此字译为“达噜乌嘛”四字之连读,其中“嘛”即为“母(鼻音)”。可以确定的是,原文“都嚧瓮”中之“瓮”一定读“母(鼻音)”,因此此处译为“都鲁母”三字连读。

(13)泮(见(10))。

(14)娑婆诃 

梵文:svaha

汉语拼音注音: si-wa-ha

现代汉语注音:司哇哈

注释:此句意译为‘成就圆满’。

综上所述,楞严咒心之现代汉语注音为:

达得压他,奥母,阿那隶,微萨达,微啦、巴资啦、达唎,班达、班达你,巴资啦波尼、怕特,虎母、都鲁母、怕特,司哇哈。

祈愿: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见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提几点建议,供参考。

一、大藏经中关于楞严咒主要有三个版本:(1)汉译《楞严经》中的真言(未见相应之梵文本);(2)不空大师所译的楞严咒(保留有梵文本)(即你新发现的版本);(3)由梵文译藏,再由藏译汉的版本。三个版本的真言虽然名字相同,但内容却不尽相同,即使是咒心部分亦不一致。

二、若按密法的规矩,受持上述三个版本中任一真言,具应由上师传授。但在汉地,汉译《楞严经》中的真言已由先贤公开传授数百年,因此今人欲受持楞严咒,以受持此一版本的真言最为稳妥。

三、若欲将汉译《楞严经》中楞严全咒的发音重新注音困难很大,因为未见相对应的梵本。依本人之浅见,修行者与其受持发音不是很准的全咒,不如集中精力受持发音较准的咒心。既然与此咒有大因缘,建议尽量将发音读准,以收事半功倍之效。

持诵楞严咒者可分为两种:一者通篇全诵,二者专诵咒心。古德开示,持诵咒心的功德与持诵全咒功德相同。另外,您所依据版本的咒音与梵音差别较大。以咒心为例,唵不应读成“安”,而应读成“奥母(aum)”,“毗舍提”应发音“威萨达”,“槃陀”应读成“班达”,“虎(合牛)”不应读成“虎信”,而应读成“虎母(hum)”,即通常的“吽”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30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