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无地藏菩萨

 
 
 

日志

 
 
 
 

尼古拉 特斯拉 伟大的科学家 《被埋没的天才》连载第十一章  

2011-06-06 17:34:16|  分类: 特斯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飞向火星
    
   凯瑟琳的书信,把她反复无常的情思和她对特斯拉的挚着追求,一概暴露无遗。时过境迁,现在已经很难猜透这些奇怪信件的真意了。但是凯瑟琳的书信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热烈而亲密之情,有时候使人觉得这和情书相差无几。不过如果凯瑟琳确实有这种打算,特斯拉是不会对她报之以李的。(特斯拉专注于科学研究,特斯拉的“情人”是电和科学仪器、实验装置,特斯拉不舍得把宝贵的时间被儿女情长所占据,挤时间睡都可惜,创伟业只争朝夕,特斯拉把科技发明造福人类作为他的个人理想和生活宗旨,特斯拉把自己当成了通过科技发明拯救人类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救世主,特斯拉被称为现代的普罗米修斯。张卫民评注)。
  
  尼古拉 特斯拉 伟大的科学家 《被埋没的天才》连载第十一章 - johnie - 南无地藏菩萨
    1896年4月3日,凯瑟琳邀请特斯拉去他们家。她说,虽然上次见面时特斯拉面带病容,但是他仍然使她觉得高兴,而且“现在我需要再次振作精神。”她提到复活节要来了,“我一直在想,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您究竟是否知道呢?”她在信中写道。“您是否知道春天就要来临?在往年,春天给我欢乐,而现在它只给我带来忧伤。春天多么美好啊,我恨不能逃避……身心的衰竭,崩溃。我多么希望能象您一样,永远按照同样的老路子生活行事,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象您说那样我行我素。我说不出我在秉承谁的意旨生活,但是看起来我身不由己。听我说,明天晚上您一定要来。”
    1896年夏天,约翰逊夫妇有一部分时间是在缅因度过的,但是由于离开了发明家,只能叫凯瑟琳更添几分悲愁,叫她更加为他的健康担忧。“我亲爱的朋友,您在犯错误,几乎是致命的错误。”她在信中写道。“您以为,您不需要变换环境,不需要休息。您太过于疲惫了,连自己需要些什么您也弄不清楚……”
    特斯拉读过这些热情的来信以后,有时回信揶揄几句,有时则给她捎上一把鲜花。也许他感觉到,他落入了一种如履薄冰的危险境地。罗伯特也是他的朋友,而且罗伯特爱凯瑟琳,同时……但是,特斯拉至少犯不着为他自己的感情担忧,他几乎从来没有过片刻不够检点的时候。
    特斯拉和约翰逊互通书信,讨论宗教和诗歌,商量是否让某位流行肖像画家给他画一幅肖像,以供《世纪》杂志5月号发表。他们的来往信件不苟言词,感情奔放,例如特斯拉在信中称呼约翰逊为“亲爱的路卡”,并写道:“我知道你仍然爱我,甚为高兴……”
    虽然特斯拉自己并非一个正统的宗教信徒,但是他认为,宗教对别人来说是件大好事。在这个时期,每当他因一些发明而焦虑不安以至无法忍受的时候,每当他装钱的皮夹子空空如也的时候,他就会想起佛教。他认为,佛教和基督教是未来两种最重要的宗教。因此,他叫人给约翰逊送去一本有关佛教的书,而约翰逊回信道:“骑士先生。我没料到你竟然加入了那一方面阵线,不过现在读到这本书,我比平常越发想念你了。当然,这里所说的‘平常’绝非‘很少’之意,这点我敢担保。”
    过了几天,约翰逊再次邀请他到家吃饭,而特斯拉一向有喜欢结交体面人物的癖好,因此在复信中开玩笑说道;“如果你请了别人(无名之辈),我就不来。如果你请了巴德列夫斯基、伦琴或者安东妮太太,那我一定来。即复为盼。”
    那年圣诞节,在凯瑟琳来说并不快活。尽管照例为全家欢度节日作出了种种安排,但也许正是这老一套做法才使她感到格外无聊。她感到如困樊笼。虽然她爱丈夫和孩子,而且也从社交往来中分享到快乐,但是她的生活却缺少一种至关重要的东西。她感觉到自己在身心上正在缓慢地崩溃,难道值得仅仅为此而活着吗?
    圣诞节过后第一天,凯瑟琳给特斯拉写了一封信:“我好几次都想感谢您给我送来了玫瑰花。此时此刻,当我正在写信时,这些花朵就摆在我的面前——多么挺拔,多么娇艳……每当给您写信时,我总要左思右想,设法压抑心中的感情,因为我实在无法写出我想要说的话。那天晚上,我并不想板起面孔,我不过是深深陷入失望的痛苦之中。我非常想念您,而且不知道这种心情会不会长此继续下去,也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安于不与您相见。然而知道您健康幸福,万事顺遂,我心中十分高兴。亲爱的朋友,衷心祝愿您新年幸福。”
  
  尼古拉 特斯拉 伟大的科学家 《被埋没的天才》连载第十一章 - johnie - 南无地藏菩萨
    当特斯拉提笔回信时,他总是想法用一种责备的口吻来缓和一下这种情绪。但是,他却扯什么他最近遇到了她的妹妹,发现妹妹远比她美貌动人,结果适得其反,只能更加使凯瑟琳伤心。而他写过信后,又重新开始工作了。
    1893年特斯拉做了一系列报告,详细阐述无线电发送和接收方面的六项基本要求,然后他就制造一台设备,打算在他的实验室和纽约市各个不同地点之间用这台设备进行联络。火灾把一切都烧毁了,特斯拉的研究成果付之一炬。但是到了1897年春天,由于得到亚当斯的财政资助和威斯汀豪斯的大力支持,他又重整旗鼓,准备向前迈进了。
    8月间,特斯拉在申请登记他的基本无线电专利之前,曾向《电气评论》杂志披露试验已经成功。但是报导写得很谨慎、很笼统:“特斯拉已经制造成功一台发射机和一台电气接收机。接收机能在相距很远的地点,灵敏地接受发射机发来的信号,不受大地电流或罗盘方位的影响。而且耗费的电能极少。”《电气评论》介绍说,在地球上的任何地点上扰乱“静电平衡”,由此造成的扰动现象可以在很远的地点上加以分辨。这样一来,“只要制成具体的仪器,发出信号和读取信号的办法便切实可行了。”记者报导说,特斯拉通过实际试验,真正实现了相当远距离范围内的无线电通信……现在只待装置的进一步完善,以期达到任何距离……”
    特斯拉驾舟沿哈德逊河溯水而上,在船上进行试验。这条船装有接收机,距离他设在休斯顿街的新实验室有二十五英里远。就他的仪器能力所及而论,区区这点距离是无足挂齿的。
  尼古拉 特斯拉 伟大的科学家 《被埋没的天才》连载第十一章 - johnie - 南无地藏菩萨
  
    1897年9月2日,特斯拉的无线电基本专利申请获得登记,编号为645576和649621,并于1900年正式受到批准。我们在前面提到过,后来马可尼为这些专利挑起了一大阵子官司。但是,首先是特斯拉控告这位意大利人侵犯了他的权利。
    1898年,特斯拉又登记并获准了613809号专利。这项专利介绍了制导运载工具使用的无线电遥控系统。这是无线电传播方面又一项具有巨大发展远景的用途。特斯拉急不可耐地一举端出了无线电以及自动化的最早成就——不是逐件拿出来,而是两者一下子都公诸于众。(特斯拉是从来不在小问题上小打小闹,特斯拉总是用大手笔、大气魄来书写科技发明的辉煌业绩——惊世伟业创奇迹。张卫民评注)。
    一年之前,当通用电气公司刚刚架完输电线路和尼亚加拉瀑布发电站就要开始送电之际,特斯拉参加了在布发罗举行的送电仪式并发表讲话,他说他此刻期望能看到他最美好的梦想得以实现,“这就是用不着连结任何线路,就能将电力从一个电站输送到另一电站……”前来赴会的各类高级人物——工程师、实业家、金融家等等,听到他这一席话无不感慨万分。这些系统刚刚投入运行,而且刚刚开始带来利润,看来这位有天分的疯子就决心将它们打入冷官了。很快全世界各地报纸都纷纷报导说,特斯拉新发明了一种设备,他不但能通过地面将电力和信息输送到二十英里距离之外,而且他还可以不用电线通过空中发送电力。
  尼古拉 特斯拉 伟大的科学家 《被埋没的天才》连载第十一章 - johnie - 南无地藏菩萨
  
    特斯拉信心百倍,他此时甚至宜称,不用多久就可以实现和火星通讯。
    《电气评论》发表一篇文章介绍特斯拉先生发明了一种装置,“它产生的电压能大大超过迄今用过的电压”。有了它,电流就“可以输送到设在高空的一个终端。此处大气稀薄,能自由传导这种生产出来的特殊电流。在需要使用电力的相距很远的地点,可以在大约相同的高度上设置第二个终端,用它来吸引和接收电流,并通过特殊的办法将其传回地面,然后加以转换和应用。”文章还附有一张插图,上面画着一道道流光,代表由一个单独线圈源源射出的250万伏电压。另外一些刊物则绘上一些巨大的固定气球,用它们将终端固定在所需的高度上。
    “现在,特斯拉打算,”《电气评论》继续写道,“不用任何导线,而是直接通过天然介质——地面和空气,将大量电力输送到千万英里之外。这看起来象是在做梦,象是《天方夜谭》中的神话故事,但是,特斯拉若干年来通过坚韧不拔的劳动作出的异乎寻常的发现,说明他在这一领域里的工作已经越过实验室的试验阶段,已经到了进行工业规模的实用试验的时候了。由于他的努力和成就,象尼亚加拉大瀑布这种水利能源生产出来的电力,就可以源源供给世界任何角落使用,不管距离有多远。
    这个时期发表的一些文章,把这个目标说成为既成事实,而且采用这样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如“特斯拉让整个地球带电”。迈克尔·普平从报上得知,特斯拉声言他可以和火星通信,禁不住对这位塞尔维亚移民的最优秀代表人物发出了无言的长叹。他和别的科学界同行都在想,下一着该是什么呢?很久以前,当他自己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他曾在塞尔维亚军事边陲放牧,那时他就懂得了地面可以作为声音共振导体的重要道理。每逢夜间,他和别的孩子把刀子插进地里,然后用耳朵贴着刀身放心睡觉。只要有牲畜走动,或者出来抢东西的罗马尼亚人偷偷穿过玉米地发出轻微的窸窣响声,都会立即把他们惊醒。
    后来普平认识到,发送电流的振荡器如果有一个面与地面相连接,它发出的电波就能越过更长的距离。但是说到将无线电信号输送到火星上,看来是大白天说梦话,“因为不会产生地面声音共振,不能穿越遥远的距离。”可是,这些科学界的闲言碎语并不能阻挡特斯拉,他还是制造了从未有人敢于设计的新型设备。他制成了各式各样不同种类和尺寸的特斯拉线圈,即高频变压器,其中包括一种平螺旋调谐变压器,它是设计结构上的—项杰出进展,特斯拉可以用它来生产出大几百万伏的电动势。(科学史研究表明,所有的科学理论都在发展与完善之中,仅仅依赖已有的科学理论就会固步自封、画地为牢,将自己的思维禁锢于死胡同和牛角尖中不能自拔,中国科学家大多因此终生毫无成就可言,更别说获得诺贝尔科学奖了。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节目《天降UFO残片》中的中国科学家所说的“如果UFO残片之中有镁元素的新的同位素,我不就获得诺贝尔奖了吗?”正是因为中国科学家坚信自己绝对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奖,所以就决定不对中国华夏文明五千年历史上唯一一块UFO残片进行同位素检测。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与科学大师尼古拉.特斯拉相比,中国科学家们普遍缺乏的就是不迷信权威理论的认真精神。张卫民评注)。
     极高电压的装置带来不少重大难题,例如因电晕以及其他假放电而造成的损耗,结果严重“拖下”输出功率,而且大大限制了最大容量。针对这些问题,特斯拉找到了各种独出心裁的解决方法:按照他考虑的最终设计方案,变压器有一个次级电路,电路中与高电势接通的部件具有很大面积,而且沿着曲率半径极其巨大的理想包络面悬空排列,相互间保持适当的距离,从而保证在所有部位上都具有很小的面电荷密度。这样一来,即使导体裸露,也不会发生泄漏。他的这一设计方案具体应用在游丝形线圈上。
    特斯拉在实验室里环绕整个大厅安装了一个两圈初级电路。后来他把这个线圈以及有关的电路断续器,统统运到科罗拉多去带动他的放大发射机。初级电路埋在地下,这大概是为了起到大直径和多股线电路的特殊作用。
    特斯拉觉得,有了这样一种设备就无所不能了。向火星发送信息,简直就象向芝加哥发送信息一样容易。他在给《电气评论》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发觉,达到多少电压实际上是没有极限的。”此外,“我在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曾遇到过种种情况,其中我已发现了最为重要的一点,这就是:大气里的空气,虽然在正常情况下属于完美的绝缘体,却能自由传导由这类线圈感生的巨大电动势电流……空气的导电性是如此之大,以致于从单独一个终端的放电行为来看,就象大气变稀薄了一样。另外一个情况是,随着大气变稀薄以及电压增大,导电性极其迅速地增高,最后甚至到了这种程度:在普通电流也无法通过的大气压之下,由这种线圈产生的电流却能畅行无阻地通过空气,就好像这时的空气是铜线一样。”
    特斯拉已经最终证明,大量的电力可以通过大气层上部空气层输送到几乎任何距离之外。另外,他还了解到一件他认为同等重要的情况:几百万伏电动势的放电,使大气里的氮激发出强大的亲合性,导致氮与氢以及其他元素相结合。“这类作用是如此活跃,这类强大放电现象的表现又是如此奇特,”他说,“以致我常常不禁担心,大气说不定会燃烧起来。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可能性;独具慧眼的威廉·克鲁克斯爵士,已经想到过这种可能性了。谁敢说不会发生这种灾难呢?”
    电谐振并不是特斯拉的首创,因为开尔文勋爵已经谈到过电容器放电的数学电势。可是特斯拉发掘出了有关等式,并赋予它生机勃勃的活力。

    1899年《电气评论》发表的特斯拉担心天空会被一把大火烧着的文章,附有好些叫人吃惊的照片。在这些照片上,只见发明家正在操作他自己制作的装置。其中一张照片有一道光芒万丈的闪电,这是在进行不用导线的远距离输送电力试验,闪电是用大约800万伏高压造成的。在另一张照片上,发明家手里拿着一只不接电线的1500烛光的真空灯泡,光芒四射,可供拍照之用。频率以每秒数百万计。(中国科学家和研究生有几个人能够自己亲自操作自己制作的装置呢,中国科学家和研究生的动手能力急待提高。张卫民评注)。

    在第三张照片上,特斯拉身影鲜明。他带着一个线圈,由距离很远的振荡器发出的波供给能量,并按照他自己身体的电容调配好。身体“保持在强烈振动影响最小的一个节点位置上,”因而能免受伤害。受到强大流光照亮的线圈端部,其电压接近50万伏。
    在这套令人惊叹的不同寻常的照片中,最后一张标有这样的说明:“在这次试验中,操作人员的身体与一个振荡器直接连结,通上极高电压。照片上有一个导电棒,其一端装有一片规定尺寸的锡板,用手拿住。操作人员处在驻电波的顶端,导电捧和锡板被周围剧烈搅动的空气照亮。有一支真空管用于实验室照明,但装在天棚上,距离很远。由操作人员的身体传来的振荡,作用于这支真空管上,从而使其大放光明。”
    特斯拉特别喜欢这类魔法,可能有的批评家认为,他不注重实用而意在哔众取宠。因此他补充道,其中也不乏世俗的报赏。特斯拉说,有了电谐振工具以及精确同步的电路,就可以从空气中提取氨,用它制造宝贵的肥料。就连光,“象太阳光一样普照四方的”光,也可以通过比通常更为经济的方法造成,而且灯泡永远也不会烧坏。
    特斯拉充满了乌托邦的幻想;地球摆脱了饥饿和劳苦;进行全球通信轻而易举;大气可以控制,能量取之不尽,光源用之不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与他说的在别的行星上存在的生命形态取得联系。特斯拉认为,有“火星人”那是“确定无疑的。”(特斯拉是人类有史以来采用科技手段探索外星文明的第一个人,是世界UFO研究的先驱者,特斯拉是世界UFO科学的祖师爷,无论是与外星文明通信、人工电光火球UFO制造,还是灵魂体亲自前往外星旅游,特斯拉都远远走在全人类的前面。张卫民评注)。
    与此同时,在那些天性不那么浪漫和富于幻想的朋友看来,日子依然如故。凯瑟琳寄给他一封信,带着尖刻的责备口吻邀请特斯拉参加另一次宴会,而且提醒他说,他有些怠慢朋友了。约翰逊的孩子都长大了,现在她已经能预见到,有朝一日他们不再需要她了。时不待人,她已经为死亡的默默到来而感到痛苦;“把什么百万富翁,达官贵人,华多夫饭店和五马路统统抛开吧……”她在信中写道,“把这些统统让给一些庸夫俗子,他们这些人只是因为有一大弱点而与众不同……”
    “我听说有关您的不少事情,我敢说,有的连您自己也不知道。我多么渴望把一切都告诉您,但是您当然是不屑一听的。您知道吗,等到春天,等到一开春我就要到国外去了。天晓得,也许从此我再也见不到这些熟悉的地方了。要是说您还没有完全忘记我或者忘记您喜欢我,那么我把忘记也给忘却了。您最好还是常常来吧。”
    “‘呵,光阴苒荏,日月如梭!’我已经是风烛残年,日子屈指可数了。此刻正值秋天,我们就要从异地返回家园;然后一到春天,我们又要重新离乡背井;漫漫无际的夏天开始了,但是却没有冬天。您要讲点人情,行行好,来一趟吧。您知道,这是罗伯特举行的宴会,也许您会为他而来呢?”
    特斯拉离开实验室前去赴会。有一个时期,他想做到持重一些。他在给“巴拉斯·约翰逊”的一封信中,提到路卡的“塞尔维亚诗歌的伟大译本”,并且说,他已将他的译著共三本寄给了“三位女皇,说确切些是三位美国女皇。”特斯拉邀请约翰逊夫妇,“在我把钱花光之前”来华多夫饭店参加一次庆祝活动。同时特斯拉也写了一封轻浮的信给“约翰斯顿太太——舞会美人”。多年之后,阿格尼丝·约翰逊·霍尔顿在信封上写了一句话谈到这件事:“特斯拉先生给妈妈开了一个玩笑,他伪装笔迹,而且把她的名字也写错了。”
    特斯拉恢复参加社交活动之后,生活有一阵子颇象以往的时光,但是,实验室的诱惑力很快又把他拉回去了。特斯拉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探索机械振动这一领域,例如说,研究他让大作家马克·吐温站到上面取乐和锻炼身体的小平台、他几乎一下子就取得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成效。
    1898年的一天,特斯拉在东休斯顿街46号的筒子楼里试验一个小型电气机械振荡器,他不假思索地把振荡器装到一根铁杆上,没想到这铁杆从楼上一直通到地下室的沙地里。他按下了一个开关,便在一张直背靠椅上坐了下来,仔细观察和记录发生的每一点情况。这种机器真叫他心花怒放,因为随着振动速度越来越快,实验室里的东西都一件接一件地共振起来了。比方说,一台设备或是一件家具突然摇晃和跳动起来了。把频率加高以后,这件设备或家具算是安静下来了,但另外一件频率合拍的东西又会接下去发疯似地跳起舞来,然后跟着又是另外一件。
    然而特斯拉万万没有预想到,振荡器发生的振动沿着铁杆往下传递,力量逐渐增强,并通过曼哈顿的下层建筑向四面八方扩展。(地震通常在震中之外的地方比较剧烈)。楼房晃动起来了,门窗嘎嘎震响,左邻右舍的意大利人和华人慌忙冲出房屋,涌到大街上……
    乌尔别里街警察局早就对特斯拉有所怀疑,这次很快查明全市别的地方都没有发生地震,于是当即派出两名警官对这位发疯的发明家进行搜查。而发明家呢,他对房屋周围引起的乱子一直蒙在鼓里,现在刚刚开始觉察到地板和墙壁发生了不祥的振动。他猛地意识到必须立即停止试验,随手抄起一把大铁锤,将小小的振荡器一下子砸了个粉碎。
    两位警官猛跑,迅速冲进门来,正巧碰上特斯拉转过身来向他们客气地点了点头。
    “先生们,很对不起,”特斯拉说道。“你们正好晚了一步,要不然就可以亲眼看到我的试验了。我猛然感到试验必须立即停止,所以我就用不寻常的办法打断了……不过,你们今天晚上要是能来,我一定在这个平台上另外装一个振荡器,让你们俩个都站上去试一试。我管保你们喜欢这玩艺儿,你们一定会感到非常开心和有趣儿。不过现在你们必须离开,因为我有许多事情要做。先生们,日安。”
    当记者来访时,特斯拉满不在乎地告诉他们,如果他高兴的话,他不消几十分钟就可以摧毁整座布鲁克林大桥。
    几年以后,特斯拉告诉阿兰·L·本森,他用一个大小不超过一只闹钟的振荡器做了另外一些试验,他介绍说,他将振荡器接到一根两英尺长、两英寸厚的钢连杆上。“很长一段时间里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到了最后……这根粗大的钢杆开始颤抖了,而且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以致竟然象一只跳动的心脏一样一胀一缩,最后断了!”他告诉记者说,这根钢杆是大锤打不断、铁撬棍也掰不折的,可是用微微一点力量——连婴儿也吓不着的微微一点力量连续不断地迅速敲打,却可以把它折断!
    旗开得胜,这使他满心高兴。于是他把这只小小的振荡器装到上衣口袋里,到街上去寻找一座尚未峻工的钢铁建筑物。特斯拉在华尔街地区果然找到了一座,它有十层楼高,上面什么也没有,只有钢铁骨架。他把振荡器固定到一根钢梁上。
    “没过几分钟,”特斯拉告诉记者说,“我就觉到钢梁颤动了。渐渐地,颤动强度不断增大,而且扩展到了整个钢铁结构。最后,钢结构开始发出嘎嘎的响声,而且左右摇晃,来到工地的钢结构工人们,个个都恐慌万状,个个都以为发生了地震。消息一下子传开了,说是这座楼房就要倒塌,接着警察后备队也出动了。没等发生严重情况,我就把振荡器取下了,把它装回口袋,溜之大吉.但要是再等上十分钟,我可能已把这座楼房夷为平地。而且我可以使用这个振荡器,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崩垮整座布鲁克林大桥。”
    事情还不就此为止。特斯拉对本森夸下海口说,他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将地球劈成两半,“就象小孩劈开一个苹果一样,永远结束人类的生涯。”他接着说,地球振荡有周期性,大约是每一小时又四十九分钟是一个地球振荡周期。“这也就是说,如果我此刻拍一下地球,就有一个收缩波穿过它,过了一小时四十九分钟,收缩波就变为膨胀波的形式反射回来。实际上,地球也象任何别的东西一样,处在永恒的振动状态之中。它不停地收缩和膨胀。”
    “现在我们假设,正当地球开始收缩的时刻,我爆炸一吨炸药。这对收缩产生增强作用,过了一小时四十九分钟,就有一个同等增强的膨胀波返回。假设当膨胀波退落时,我又爆炸一吨炸药,于是进一步增强收缩波,又假设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反复进行爆炸。这样结果会发生什么情况!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在我的心目中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地球就会劈成两半!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掌握了这样的知识,人类就可以用这样的知识来干预宇宙的进程!”
    本森问,他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将地球劈开,特斯拉稍留余地地回答说:“可能要几个月,也可能一两年。”但是特斯拉还说,只要几个星期时间,他就可以造成地壳上升和下降几百英尺的振动状态,让河流冲出河床四处泛滥,把建筑物破坏殆尽,并且在实际上摧毁整个地球文明。但后来特斯拉还是对他的这一说法作了些限制,这才使得平民百姓松了一口气。他说,原理是不会错的,但是不可能达到地球的完美机械共振。
    特斯拉对报界发表的意见,和往常一样,多少有些为了要出风头的味道。但是也和往常一样,特斯拉的研究工作基础扎实,经得起任何推敲。特斯拉开始建立一门新的科学,他称之为“遥控地质动力学,”而且后来取得了重要成果。特斯拉认识到,可以利用同样的振动原理来探测远距离物体,例如船舶或潜艇。特斯拉还希望利用符合地球常数的机械振动来测定矿床和油田。这就是现代地表勘探技术的先声。
    特斯拉同意奥尼尔提出的一种理论,那就是:在严重地震灾害地区安装一组陀螺仪,每隔相等的固定时间将推力传导入地层,从而在力量薄弱的岩层中造成共振,赶在发生严重振动之前就将岩层的压力加以释放。今天,这种人工干预自然灾害的理论重新唤起了地震学家们对这种技术的兴趣。
    特斯拉介绍过一种体现遥控地质动力学技术的机器,(而且后来曾怂恿威斯汀豪斯进行研制),特斯拉说他已经使用这种装置将机械波送入地下六英里,而这种机械波的“振幅要比地震波小许多,”通过一段距离以后损失的能量很小。这些机械波不用来输送电力,但是可以将信息传递到世界任何角落,而且只要有一个袖珍式的微小装置,就能接收这些信息。这种波进行传播时,不受天气的干扰。当记者逼着他详细介绍这种装置时,他光说用最优质钢材制成一个圆筒,依靠一种能量将它悬挂在半空中。至于这种能量,虽说在原理上并不是什么新东西,但是却通过一种秘密的方法加以放大,为此还使用一种固定的部件。施加到浮动圆筒上的强大脉冲,作用于固定部件,并通过该部件而作用于地面。
    特斯拉没有根据这一设想制造出什么东西。可是,特斯拉对机械共振的可畏潜力,毕生抓住不放,不断地对那些纽约人散布对上帝的畏惧心情(通过科学)。特斯拉告诉记者,他可以跑到帝国大厦,“在很短时间内将它化为一堆碎砖烂瓦。”所用的机械只是一个微小的振荡器,“一台小小的发动机,小到你可以将它塞在衣服口袋里。”要带动这台小小的振荡器,只要2.5马力的动力就足够了。特斯拉说,首先将这座摩天大厦的岩石外墙崩掉,然后这整座用钢铁架成的庞然大物,曼哈顿地平线上的骄傲和光荣,便一垮到底。说到这里,这位超人大概将一只微小的机械收进他的衣服口袋里,满不在乎地大摇大摆地走开了,也可能还在嘴上背诵着《浮士德》当中一两句诗。那些原来不以为然的人,就会一整天不得安宁。
    特斯拉如此天花乱坠地说上一通,不管他想求得什么——是崇拜者的阿谀奉承呢,还是别的科学家的愤怒,或者官方的惊恐,总之,特斯拉绝不会让人无动于衷。在当时,要是群众无动于衷,他可吃不消。尤其是命运似乎总是在捉弄特斯拉,把他推到与另外一个人势不两立的境地,而这另外一个人就是群众心目中的大妖魔、可惧可畏的门罗帕克的老术士——爱迪生。

        


        



        




        
  
  



        
          
            
            评论这张
          
        


          
            
              [img]http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