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无地藏菩萨

 
 
 

日志

 
 
 
 

  

2010-12-05 00:28:32|  分类: 宗教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门就是止观。

“止”就是把心歇下来、定下来、归入空性、归入寂灭,叫“止”。“观”就是观想,集中一个地方观现、观慧,是一种开发和显现,这叫做“观”。 后成定慧菩提根。通过止观的用功,初学的人后来他成就了定和慧。

定有不同的定,慧有不同的慧,止观只是一法,表面上好像分为两个部分,实际上是一法,一法怎么体现? 法性寂然体真止。在法性的一法上寂然不动,叫做“体真止”。这是真正的定、真正的止。无念无分别,寂然不动,这是非常关键的。为什么永明寿禅师会提出这个,其实和宗门是相通的。一念不生,这个时候前后际断就是“体真止”,就是我们的觉性空寂显现的时候。然后,这个时候 寂而常照妙观存。在寂寂当中常照、朗照着、一直照着,这个照就是智慧、就是妙观、就是“妙观存”,就是所谓的“了了分明”。如果你能够作到一念不生又了了分明,就是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就是定慧圆融、就是止观不二,就成了一法,这一法就是我们的本性。当你这样的时候,就是称之为本性,方便叫本性,就是定慧,就是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就是这个。

定为父慧为母。能孕千圣之门户。增长根力养圣胎。念念出生成佛祖。 觉性本体能够相应的就是根,能够不断起照显现力量的就是力。增长根力,养着圣胎,水边林下,长养圣胎,心中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养着他。五年、十年、二十年,就能够成圣。但是,如果中间你急急忙忙的有很多的境界、法门还执着的话,你还没有到养圣胎。但是,方便起用可以,吃饭、睡觉、干事情,或者适当的念一些咒,这叫方便用,可以。但是,你不能把他当作真实有、不能把他当作功夫、不能把他当作真实的境界,如果你把他当真了,你就不是养圣胎。养圣胎是得根本,然后在根本上增长道力,开现我们自性的功德。他是无依赖、无依倚、没有对立的、没有能所的,一有能所、一有对立、一有依赖,就不是养圣胎。所以 念念出生成佛祖。为什么叫“念念出生”,就是显现自性的功德,念念放光、念念照了、念念无碍,就是“出生成佛祖”。所以说,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

少时间的沉默、不说话、不动心念,这个“默”就是不动、无分别。“刹那静”,一刹那静下来,山河大地、身心世界一切都寂止了、一切都不动了,就是静了下来。这个时候 渐渐增修成正定。这样经常的一刹那、一刹那,“增修”不断的这样修、不断的这样体会,变成了“正定”,打成一片,时时刻刻都是这样,任何时候都不动,就是“正定”。 不要小看一刹那、一刹那的一种默、一种平静、一种歇下,久而久之,他就能够见性、就能够成道。而且,我们较量圣人的功行并没有很多,就是这样过来的,他们也是一刹那、一刹那的体悟过来。 瞥闻法才历耳。能熏识藏觉种起。一念回光正智开。须臾成佛法如是。 瞥闻法才历耳。“瞥闻法”很短暂的时间,听到真正的佛法。“才历耳”才刚刚经历了你的耳朵,心灵上有所明白。 能熏识藏觉种起。能够熏入你的第八意识的识藏当中。“觉种起”,觉悟的种子就有了。 一念回光正智开。如果有了觉悟的种子,意思说,有善知识给你开导。开导当中,你听到了,一下子就明白,觉种就有了,然后“一念回光”,以你所领悟到的智慧“一念回光”,照一照,看看当下。结果 须臾成佛法如是。一刹那就成佛了、一刹那就明白了:呵,我的佛性就是这样。就明白了,这就是叫“须臾成佛”,片刻之间就成佛。这个成佛是理解佛、素法身、本来面目,但是功德并没有圆满。本性上你是成佛了,你和别人不一样,虽然身体是凡夫的,你的本性已经开了,你这个开的本性和诸佛菩萨是同一个面目,没有区别,只是诸佛菩萨圆满了,你还不够圆满,还有习气、还有根尘、还有一些缘没有了。所以说,还差一些。 禅定力不思议。变凡为圣刹那时。无边生死根由断。积劫尘劳巢穴堕。 禅定力不思议。禅定之力是不思议的,这个禅定之力就是止观、就是定慧,他是不思议的,你一落思议,就有分别。所以说,以不思议的、无分别的心来修禅定,那是真正的正定、是本性的定。 变凡为圣刹那时。他可以在刹那时间变凡为圣,这就是顿悟顿证、顿时契入,一刹那时间他可以变凡夫为圣人,这是不可思议的。其实,你一念歇下的当下就是圣人,但是你做不到念念相续、念念如此。经常会妄念来了、境界来动心了、染污了、又回去了,经常这样反复反复,到后来不反复了、成片了,你是完全的圣人。但是你这一念歇下来、这一念回光、这一念刹那的本质就是圣人,和圣人没有区别。所以说“变凡为圣刹那时”。 无边生死根由断。无边的生死都是有分别、有情爱、有欲望、有执着。但是这一念回光,他是没有分别、没有情欲、没有染污、没有烦恼,、没有执着性,生死根由就断了,这一念已经断了。但是,如果你再相续、再起来、那又是你的一个习气、一个惯性的作用。那么,念念觉照、念念回光,他就永远没有了,就成圣了。 积劫尘劳巢穴堕。积劫的积累和多劫的尘劳烦恼,这个巢穴就堕落了、就没有了、破落了,像蜂窝一样从树上掉下来了、没有了,像真实的蜂窝、窝在里面的那种巢穴就破掉了。所以说,定慧这么重要。 湛心水净意珠。光吞万象烁千途。抉开己眼无瑕翳。三界元无一法拘。 湛心水净意珠。湛湛的心水,他非常清湛、非常的明朗,他一点杂质都没有,非常的清澈而见底,这是体性。“净意珠”,你的意非常的清净,就像明珠一样、夜明珠一样,非常的清净,心意都是如湛水、如净珠。这个时候 光吞万象烁千途。这个光芒就朗照了。“光吞万象”,万象都在光里面包容着,然后,“洒烁千途”。“千途”,就是众生的世界的种种境界、种种的途径、种种的变化当中,“洒烁千途”,照耀千途。 抉开己眼无瑕翳。“抉开”就是抉择,“开”是开现、开发。“已眼”,自己的法眼,就是差别智,就是朗照的差别智,虚明朗照。“无瑕翳”,一点点瑕疵都没有,“瑕疵”就是玉上的一些斑点、杂质。“翳”,眼睛中的一种翳病,看东西会模糊。“无瑕翳”,什么都没有了,清澈的很,看什么事物看的很透彻、很明朗。就是这样。 三界元无一法拘。于是,在三界之中,欲界、色界、无色界,没有一法能够拘束你、能够覆盖你、能够影响你,你再也不受三界的束缚了。然后,逍遥自在。 觉观贼应时克。攀缘病倏然净。荡念垢兮洗惑尘。显法身兮坚慧命。 觉观贼应时克。“觉观贼”,有觉有观都是作意,这个时候,没有觉观,你不是通过大脑思考的,做什么事都没有作意的,直心流露,想都不用想,直接显现,觉观的贼“应时克”,应时克除,没有了,他消亡了。 攀缘病倏然净。“攀缘病”,东一个念头、西一个念头,对事物的一种反映、内心对某个人的一种思念、执着、对某个事物的爱好、攀缘于境界,都已经没有了,倏然之间清净了,他是在当下圆明照了、无内无外、无来无去、平等一切、圆照法界。所以说 荡念垢兮洗惑尘。妄念之垢,当下荡然无存,一点没有留下什么,然后“洗惑尘”,所有的迷惑的尘垢都洗得干干净净的,在定慧的朗照之中洗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这些都是修证当中的最重要的一个显现、一个方便。所以说 显法身兮坚慧命。这个时候,法身就显现了,法身显现怎么样?一片透明、湛然不动、清澈无边、朗照无碍,这个当下就是法身,你的心不被万物所拘,湛然不动。大家注意,非常清澈、非常虚明、明明朗朗,没有一个妄念,事物发生了,在法身当中显现,这就是法身。所以说“显法身兮坚慧命”,坚固的慧命、智慧之命。我们的以前是以身体为命、情欲为命。这个时候是以智慧为命,我们生命就是智慧,智慧他是不断的起作用、不断的延续、不断的朗照,就是智慧为命。而智慧当中他是有能量的、是有力量的,永远存在。法身上所显现的智慧就是报身,朗照的智慧就是报身,法报不二。 (三) 如断山若停海。天翻地覆终无改。莹似琉璃含宝月。倏然无寄而无待。 讲得太好了! 如断山若停海。“如断山”,譬如,山断了,大地震,山刹那之间,霹一下断掉了。“若停海” ,大海停止了、停止了波涛。 天翻地覆终无改。即使天翻地覆,这个是慧圆明“终无改”,他没有改变,法身湛然,还是湛然一片;智慧朗照,还是朗照着不动,就再也不会改变。譬如说,打雷了、什么大事发生了、战争来了,你坐在这里一点不动、一点没影响的,这就是这个境界。他是一个形容,形容无论发生什么境界,对你的法身、报身的当下的现量、那种道性,他是湛然不动、一点不受影响、一点不会惊奇、不会动心。所以说“天翻地覆终无改”,不会改变、不会影响。 莹似琉璃含宝月。他是形容,“莹”体现出一种透明的、莹泽的、一种说不出的、好像非常透澈像琉璃一样含着宝月。琉璃如果没有宝月,他虽然比较光滑、比较清爽,但是他没有一种光明的显现。如果月光照在琉璃上,或者照在水晶上,光和水晶的一配合,他会闪烁出无限的光彩、无限的庄严、无限的变化,非常的微妙。像玉一样,没有灯光照他的时候,他很一般。如果这玉放在柜子里,有一种很好的灯一照,这个玉就产生变化了,不同的光点、不同的透明度、不同的色彩,起了深层的变化,这是什么境界?这就是道的境界、道人的境界、就是法身报身显现的境界。所以说“莹”那种光彩流现出来的,就像琉璃含着宝月一样,那么透澈。所以,修道证到这里一点枯燥,非常的丰富,而且显示出这样的境界。 倏然无寄而无待。倏然之间,任何东西都没有寄托,没有寄托于山河大地、任何一个事物。“而无待”,没有什么对待,一切山河大地都在这里显现,就像我们说,一个宝月里面,里面好像显示了山和人物,都可以刻划,配合透明,都在里面一样,这个虚空也在里面,万物都在里面,但是里面并不是以相来见,在相上面是见不到的。这个心,他是小没有一个点、大没有一个边,只是在当下、只是这么朗照着。这只是一种形容,是不可思议的,说不出来,一说又没有了,无法说。因为他没有对待,他没有寄托,所以禅宗讲:说似一物即不中。你一形容就不是。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证道的人自然知道,就是这样。 般若慧莫能量。自然随处现心光。万行门中为导首。一切时中称法王。 般若慧莫能量。就是般若的大智慧,在寂寂无念当中的朗照。“莫能量”,谁能思量他呢?没有一个人能够思量,这是不可说、不可说的境界,没有能思量。 自然随处现心光。这句话就讲到实际了。证到这里的人,“自然随处”到处都可以“现心光”朗照、显现万物,不可思议,自然随处。

妙定?无着妙定:不执着着定、不是死心、不是压制、不是执着于法,而是自然而然的定,把妄心歇下来、不动,就是定。所以说“助观门”。 或事定。制之一处无不竟。或理定。唯当直下观心性。 或事定。 制之一处无不竟。“一处”就是一个地方:念咒、或者观想某一个事物、观想佛相、观想莲花、观想气脉,这叫事定。“制之一处”,一定要把心停在一个地方不动,那么“无不竟”,没有不成功的、没有不成就的。 或理定。就是直下观心性,在一念未生处、起心动念的根源上,看着他,观你的心性,就叫理定。理定是任何时候都可以观的,不一定要打坐,坐和不坐都是没有妨碍。但是,事定一定要打坐、一定要一个好的环境、一定要一个适合的方法,才能定得下来。 或事观。明诸法相生筹算。或理观。顿了无一无那畔。 或事观。或者是事相观。就要明诸法相,生出筹算分别、各种的事物差别、各种的道理、各种的法相、各种的境界,这叫事观、事相之观,要筹算的。 或理观。顿了无一无那畔。理观是什么?就是“顿了”没有一、也没有边畔、哪一边,无一、无中、无边,一切法不可得,这就叫理观。 定即慧。非一非二非心计。慧即定。不同不别绝观听。 定即慧。非一非二非心计。定就是慧。定,一念不生、寂寂然然。寂寂然然当中,明明显现,这就是“定即慧”,也就是观、就是慧。从定上来体现慧,就是寂寂当中体现朗照。所以说“定即慧”的时候,不是一、也不是二、也不是心计,没有什么心计。 慧即定。不同不别绝观听。慧即定怎么样呢?“慧即定”,就是朗照当中就是定。“不同不别”,这个时候没有“同”,什么“同”,没有相同、也没有差别。“绝观听”,超越了观和听。这个实际功夫怎么做呢?你打坐的时候、或者平时,当你一念不生的时候,非常清净、湛然一片朗照着、显现朗照、明明朗朗照着,这个时候就是“定即慧”。如果你在朗照当中,回到寂寂当中来,没有什么同、也没有什么差别、没有观、也没有听,把朗照歇下来,回到寂寂当中来,这个时候非常的宁静,什么事都听不到了、外面也没有声音了、身体也不存在了,这就是“即慧之定”,“即慧之定”到最后的圆明的时候,就分不出定慧来了,即是定又是慧,不可思议了。所以,下面会讲到这个。 或双运。即寂而照通真训。 或双运。或者双运。 即寂而照通真训。“真训”,就是佛的教诲、佛的指示。 或俱泯。非定非慧超常准。 或俱泯。俱泯的时候,定也没有了、慧也没有了,都不可知、不可见了。这个时候 非定非慧超常准。世界没有任何标准、通常的标准没有了,不可说、不可说了。这个时候就“泯迹”。一个是“显照”,一个是“泯迹”。“显照”,头头上显,万物都有他的道理、都有他的规律。“泯”的时候,痕迹都没有、说都说不到他、无法去显示他。 一尘入定众尘起。般若门中成法尔。童子身中三昧时。老人身分谈真轨。 一尘入定众尘起。在这个定慧圆明当中、在这个一尘当中入定了,其他众生就“起”起用。即这里入定,那里起用,他是不可思议的。这个大家可能还比较难以体会得到。譬如说,你在当下圆明当中,在这个地方寂寂不动,另一个地方就可以显照,照这个根基、照这个缘起,不可思议。就是你一体中是有很多的作用、非常多的作用,你耳根寂了,眼根就显用;或者说,四平寂了,这里面一念不生,北京起来了或者外国起来了,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就是这个境界。 般若门中成法尔。而这个是“般若门中”是法尔的,不是有意的,他自然会照、自然会知道:哪里什么用、什么地方起什么变化、哪里没有用了就歇下来。都是法尔的,不是有意去做的。所以说“般若门中成法尔”。 童子身中三昧时。在童子身当中入三昧的时候,那么 老人身分谈真轨。又另一个地方,以老人的身份在“谈真轨”。“真轨”就是大道,在那里谈大道了。另一个老人就是这个童子,童子就是老人。其实,定慧圆明之中,非童子也非老人。意思说,他可以用不同的身份出现了、可以显现。这里的童子在入定、入三昧,那边的老人在说法,化现无碍。或者是以肉体现,或者是以光明现。不同的人都见到有一个人、有一个某某人来加持,这个人可能现文殊菩萨、也可能现观音、也可能现他的亲人,都是百千万亿的变化,从这里显现的。 能观一境万境同。近尘远刹无不通。真如路上论生死。无明海里演圆宗。 能观一境万境同。能观一境,万境都相同。一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一,无不圆通,无不透彻。 近尘远刹无不通。“近尘”,我们这些事物都是尘。“远刹”,非常遥远的世界。“无不通”,没有什么不通的,通达无碍。 真如路上论生死。示现,在真如的路上,论什么?论生死,讲生讲死。其实都是真如的妙现境界,可以讲生讲死,都是无碍,这都是一种示现人间的变化。 无明海里演圆宗。在众生的无明海里面演唱“圆宗”。“圆宗”就是圆融、圆满的、圆教的宗旨、圆妙。就是《圆觉经》、《华严经》,演说那些大经,讲说无上的佛道,处处无碍,在无明海里面可以这样做。 眼根能作鼻佛事。色尘入定香尘起。心境常同见自差。谁言不信波元水。 眼根能作鼻佛事。眼根能够做鼻头的佛事,鼻子是什么?闻香臭的。根根互通,六根互用,可以互相作用。眼睛也可以闻香气,鼻子也可以看东西,都可以互用。 色尘入定香尘起。在色尘里面入定了,香尘里面起定了、出定了、起用了、起神通妙用了,就起来了。 心境常同见自差。心就是境,境即是心,他一直是相通、相融通了。心是什么?境是什么?整个世界就像琉璃一样透澈得很,都是一片光,他是相通的、相融的。“见自差”,但是,这个心境的见上、湛湛寂寂的显现当中,他有无量的差别,都可以显现,互不混乱,互相之间一点不混乱,这真是不可思议。 谁言不信波元水。“谁言”,谁能够说、不相信,波原来就是水。这个时候知道:山河大地、众生无明、生死,就是水、就是本性。到这里才透彻,都是一片光、都是无量光。证到这里才知道,谁能够不相信这样,真的是这样。但是,没有证到这里之前,生死是生死、无明是无明、波就是波,他看不到水,他执着了波,就是这样,到这里才是相信。 非寂非照绝言思。而寂而照功无比。权实双行阐正途。体用更资含妙旨。 非寂非照绝言思。言、言不能到,思想、思想不能到,思想不到这个地方了,“绝言思”。 而寂而照功无比。但是,又是寂又是照,他的“功”,这个“功”就是功德、功用,是无法比拟的、无法形容的、是不可思议的妙用,都具备。 权实双行阐正途。“权”,大千世界可以做天人、可以做将军、可以下地狱、可以以种种的身份出现,叫“权”,大千世界。“实”,就是以佛示现、真实的道的示现,叫“实”。“权实”可以“双行”,这里成佛了,那里一个下地狱去了、那边去做一个国王去了、在另一个地方做比丘去了,他都可以示现,“权实”可以同时进行、同时显现。“阐正途”,都在阐述着正途,没有一个高、没有一个低。在凡夫看来,那里成佛的总是高,那里那个做童子的、做国王的、或者做妓女的,那个低。其实不是,都是正途、都是一样平等、没有区别,都是佛的显现、也就是我们本性的显现。 体用更资含妙旨。体即是用,用即是体。体来显用,用而助体,是互相资助、互相体现。所以说“含妙旨”,含容着微妙的宗旨,这是大道无方、大道妙用,就是这个地方,非常的奇妙的。所以说,讲到这里已经讲了几点了,就是大道圆满了几点。因为,通过定慧、通过初步的止观,一直修到这里,就是圆满的佛,然后示现的一种变化的境界。他下面就是劝,劝我们修。 劝诸子勿虚弃。光阴如箭如流水。散乱全因缺定门。愚盲秖为亏真智。 劝诸子勿虚弃。就劝我们“诸子”修道的人,不要“虚弃”,不要定慧、不要狂言:我就是佛,不用通过修行,不用通过觉照。一定要用功,要去体会。因为 光阴如箭如流水。人生百年很快就消失了、很快就过去了,要珍惜时光。 散乱全因缺定门。人为什么会散乱,他就是没有定门、没有寂止、没有停下来、没有静下来。 愚盲秖为亏真智。愚痴“盲”,盲目、没有智慧。那么,“秖为亏真智”,只因为他亏损了真智、不会照,寂而能照,要照,照能够显示真智。 真实言须入耳。千经万论同标记。定慧全功不暂忘。一念顿归真觉地。 真实言须入耳。意思说,我讲的那些话,都是真实之言、是佛祖的言、是修道人的经历、是真实的果证、真实的法门。“须入耳”,应该入耳、应该听进去、应该明白、应该照着用功。 千经万论同标记。千经万论、讲来讲去,就是讲这个,都是共同以这个作为标记的、以这个作为体现大道根本的。 定慧全功不暂忘。要“定慧全功”,缺一不可、不能偏修,才能成就。所以,不要暂时忘记、暂时忘记都不可以,时时刻刻在定慧之中,才能成就。 一念顿归真觉地。如果你能够定慧相应,在一刹那之间,你就能够归到“真觉地”,就是开悟见性、就是在本性觉性的光明当中。所以,快起来就也快。所以说“一念顿归”就是真觉地,就回来了。 定须习。慧须闻。勿使灵台一点昏。合抱之树生毫末。积渐之功成宝尊。 定须习。慧须闻。定,一定要修习、一定要打坐、觉照用功。慧,一定要闻、一定要听善知识的开示,才能明白,一定要听闻、闻思。 勿使灵台一点昏。不要使我们的灵台有一点点昏沉昏迷、一点点失照。时时刻刻灵台要清朗明照,不要被事物蒙蔽,不要被境界影响,时时朗照。 合抱之树生毫末。合抱的树,参天这么大,能够两个合抱都抱不起来。“生毫末”,是从一点点芽生出来的,从一点点的修行开始、觉照开始,才能成合抱之树。 积渐之功成宝尊。“积渐”,一点点修、一点点体会,然后成为“宝尊”,就是佛,至宝至尊就是佛的境界,是这么来的。 猕猴学定生天界。女子才思入道门。自利利他因果备。若除定慧莫能论。 猕猴学定生天界。过去的猕猴跟着道人打坐,他也打坐。结果,道人走了,他们一个个都走了,都升天去了,他学样子,还能升天界,这是猴子。 女子才思入道门。女子才一思维佛法,就能够入道门。 自利利他因果备。自利利他,修因证果,整个的过程都是具备在定慧之中。定慧具备了,一切都具备。所以说, 若除定慧莫能论。如果离开了定慧、除去了定慧,就没有办法讲佛法、没有办法讲修证、没有办法讲大道。也就是说,大道就是定慧,定慧就是大道。但是不要把他当作名相来看,他不是一个东西,他就是当下,当下一念不生、寂寂然、非常空寂,就是定,就是大定。任何时候都是这样,没有分别、没有执着、离身心、离世界、离分别、离能所、离执着。开始的时候,可能比较模糊,或者是空。到后来,他是清澈、虚朗一片,都是这样的虚朗,就是很清澈、没有边际、也没有内外,这是法身、就是法身。 慧,开始的时候,就是前面,或者当下一点朗照、一点明白,或者是照着他,知道。开始的时候是一点、一点灵光,在空里面、在寂寂当中照着他。到后来,整个身心就融在这个照当中,化掉了。然后,你看什么境界都是朗照的、没有分别的朗照、明明朗朗,妄念一起,一照就没有。这个时候,非常的空寂当中,这个明朗越来越透澈、越来越朗照,力量越来越大。然后,朗照一片、一片的朗照,行住坐卧都是这样,在这里面再也见不到妄念、再也见不到烦恼、再也不会执着身体和世界。然后,世界一切都在朗照中包容、念着他,都在空寂的朗照当中,那么就成道了,一切都在这里显现、在这里起用。 然后,这个朗照,一照到众生,就是放光加持众生,这个众生:呵,一下,很清澈,或者气脉变化、或者心念变化。都是从这里照来的,这就是定慧。讲名相好像道理很多,实际就是这么简单。开始的时候,有定慧,就是明心见性。到后来就是无上道果,就是圆明透彻。然后,在定慧当中可以显变化了。因为这个定慧的体性、这个道就是用无限的能量、大智慧光明,可以变化一切的。因为山河大地都是他组成的、都是他显现的,可以显现很多化身、很多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